<i id='jh35'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jh35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jh35'><div id='jh35'><ins id='jh35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tr id='jh35'><strong id='jh35'></strong><small id='jh35'></small><button id='jh35'></button><li id='jh35'><noscript id='jh35'><big id='jh35'></big><dt id='jh3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h35'><table id='jh35'><blockquote id='jh35'><tbody id='jh3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h35'></u><kbd id='jh35'><kbd id='jh35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jh35'></span><acronym id='jh35'><em id='jh35'></em><td id='jh35'><div id='jh3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h35'><big id='jh35'><big id='jh35'></big><legend id='jh3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jh35'><strong id='jh3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ins id='jh35'></ins>

          <dl id='jh35'></dl>

          小知縣示弱擒大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• 来源:有点黄的动漫_有点黄的漫画_有点色的小说

            明朝中期,張佳胤在滑縣任縣令,有兩個名叫任敬和高章的大盜。假稱是錦衣衛派來的使者,前來見張佳胤。
            兩個"使者"徑直走上公堂的臺階,面向北面站立,張佳胤心裡對此感到十分奇怪,但仍然照常判案。任敬厲聲說:"這是什麼時候,你這個縣官就這麼傲慢地對待朝廷派來的使臣嗎?"張佳胤的臉色這才略有改變,離開瞭座位來迎接他們。任敬說:"我們奉皇帝禦旨,恕我們不能施禮瞭。"張佳胤說:"聖旨涉及到我嗎?"於是派人備下香案準備聽"使臣"宣旨。這時任敬附耳對他說:"這聖旨不涉及到你,是關於沒收耿主事傢產的事。"當時滑縣是有個耿隨朝,在任職的地方因草場失火案件而受牽連入瞭獄。
            張佳胤心裡十分懷疑,便把他倆請入後堂。這時任敬牽持張的左手。高章推著張的後背,一同進入內室,坐到炕上。任敬掀開胡子笑道:"您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吧?我們從霸上來,聽說您的府庫裡有一萬兩銀子,希望您借給我們一些。"說罷,同高章一起拔出瞭匕首,放在張佳胤的脖子上。
            張佳胤毫無懼色,從容地對他們說:"你們圖的是錢,而不是找我報仇,我即使愚蠢,也怎麼會因為吝惜錢財而看輕生命呢?即便你們不拔出匕首,我這個貪生怕死的懦夫又能把你們怎麼辦呢?再說,你們既然自稱是朝廷派來的使者,為什麼又自己輕易地暴露瞭自己本來的面目呢?如果讓別人偷看到瞭,可不是對你們有利的事啊!"兩個大盜認為他講得有理,便把匕首收進瞭衣袖中。
            張佳胤說:"滑縣沒有多少油水,哪能有這麼多銀子?"任敬拿出瞭他們的記事本,如數地說瞭一遍,由於知道他們掌握瞭內情,張佳胤就不再辯白,隻是請求他們不要拿得太多,以免連累瞭自己的職位。張佳胤反復給這兩人講明利害關系,講瞭好半天,這兩人說:"我們有同夥,一共五人,您應該給我們5000兩銀子。"張向他們致謝,說:"這太好瞭,可你們兩人的錢袋中能裝得下這麼多銀子嗎?再說,你們又有什麼辦法能走出我這衙門呢?"兩個大盜說:"你考慮得確實有理,應當給我們準備一輛大車,把銀子裝在車上,我們按照奉聖旨逮捕犯人的老規矩,給您戴上刑具,不準許有一個人跟從你,如果有人跟上來,我們就先刺死你,等我們平安地帶著銀子騎上馬逃走時,便把您釋放瞭。"張佳胤說,"你們要是白天押著我在大街上走,縣城裡的人必定要阻攔你們,即便殺死我,對你們又有什麼好處?不如夜間行走方便。"兩個大盜互相商量後,認為這個辦法好。張佳胤又說:"府庫裡公傢的銀子上有印記,容易辨認,一旦有人辨認出你們手裡拿的是府庫裡的銀子,這對你們也沒好處。這樣吧,縣城裡有許多富戶,我想如數從他們那裡借出這5000兩銀子,交給你們,這樣,由於不是從府庫裡取來的,既不會連累我這個縣官丟瞭官職,你們也可以高枕無憂,豈不兩全其美?"兩個大盜更是覺得他的主意高明。
            於是他寫瞭一道公文,並傳下話去,召縣吏劉相來見。
            劉相是個很有心計的人。劉相到瞭後,張佳胤就對劉相編瞎話說:"我不幸遭到瞭意想不到的災禍,如果被他們抓走,用不瞭幾天就得死。如今錦衣衛來的官員很有能耐,能解脫我,我心裡十分感激他們,我準備拿出5000兩銀子作為謝禮。"劉相嚇得一吐舌頭,說:"哪兒去籌集到這麼多銀子?"張佳胤暗中踩瞭一下劉相的腳,說:"我常見本城中的有錢人富而好義,我派你去替我借貸。"於是,拿過紙筆,寫上某大戶應當出銀子多少兩,某大戶又應當出多少,等等,一共開列瞭九個人,正好湊足5000兩的數目,而實際上這九個人都是捕盜能手。
            張佳胤囑咐劉相說:"朝廷派來的使者在這裡,這九位應當衣冠整齊地前來拜見,不要因為我向他們借瞭銀兩,就故意裝出一副窮相。"劉相領會瞭他的意思,出瞭衙門。張佳胤取來酒食,招待這兩名大盜,而且自己還先動手吃喝,以消除這兩人的懷疑,並且告誡這兩名大盜不要貪杯,以免喝醉瞭壞事,這兩個大盜對他更加相信瞭。酒喝到一半,剛才張佳胤招呼的九個人各自穿著鮮亮的衣服,打扮成富翁的樣子,用紙裹著鐵的兵器,親手捧著,陸續來到瞭門外。
            這九個人謊稱:"您所借的銀兩已經送來瞭,隻是因為我們沒有這麼多錢,實在拿不出您要求的那麼多銀子。"一邊說,一邊還作出苦苦哀求的樣子。兩名大盜聽說銀子送到瞭,而且看到來人都像富豪的樣子,不再懷疑。
            這時張佳胤呼喚拿秤來,他又嫌桌子小,要來瞭府庫中的長桌子,橫放在後堂。在抬進桌子時,又隨之進來瞭兩個縣吏。張佳胤與任敬隔著長桌,一個處於主位,一個處於賓位,高章則始終不離張佳胤的身邊。這時,張佳胤就拿起砝碼對高章說:"你不肯代我來看看夠不夠分量嗎?"高章稍稍靠近長桌,那九個人捧著手中裹著的兵器,競相來到長桌前,張佳胤乘機脫身,大聲高喊:"捉賊!"任敬起身去撲他,沒撲到,便在廚房中自刎。人們活捉瞭高章,經嚴刑拷問,又獲知王保等其他三名強盜,於是就立即通緝追捕,但這些強盜已逃亡到瞭京師。張佳胤給主管京師治安的陸炳呈上公文,陳述此事,陸炳把這些強盜全部捉拿歸案,並處以極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