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6f8o5'></ins><i id='6f8o5'><div id='6f8o5'><ins id='6f8o5'></ins></div></i>

<dl id='6f8o5'></dl>

<acronym id='6f8o5'><em id='6f8o5'></em><td id='6f8o5'><div id='6f8o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f8o5'><big id='6f8o5'><big id='6f8o5'></big><legend id='6f8o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6f8o5'><strong id='6f8o5'></strong><small id='6f8o5'></small><button id='6f8o5'></button><li id='6f8o5'><noscript id='6f8o5'><big id='6f8o5'></big><dt id='6f8o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f8o5'><table id='6f8o5'><blockquote id='6f8o5'><tbody id='6f8o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f8o5'></u><kbd id='6f8o5'><kbd id='6f8o5'></kbd></kbd>
    2. <fieldset id='6f8o5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6f8o5'></i>

      <code id='6f8o5'><strong id='6f8o5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6f8o5'></span>

        1. 傢長會的掌聲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6
          • 来源:有点黄的动漫_有点黄的漫画_有点色的小说

            傢長會上作經驗介紹?一陣欣喜在大偉媽的臉上漾綻開來,得意更甚於興奮:李老師您找對人啦,在教育孩子方面,我很有心得吶!

            放下電話,大偉媽心裡甜滋滋的。14歲的兒子學習上拔尖,是她的驕傲。她的樂趣之一,就是在親朋好友面前“炫”兒子。這不,“炫”的機會來瞭。

            終於盼到開傢長會。掌聲中,大偉媽踩著高跟鞋咯噔咯噔地走上講臺,神采飛揚地介紹自己的教子之道。她邊講邊掃視臺下,發現傢長們都聽得聚精會神,有的還把手機放在她面前錄音。

            大偉媽的情緒變得更加興奮,發言從關註兒子衣食住行的每個細節,到舍得砸錢送兒子上補習班,再到寒暑假帶兒子到異域旅行,洋洋灑灑,頭頭是道,煥發出“我的精彩,誰與爭鋒”的強大氣場。她的講話一結束,立即贏得一片掌聲。

            大偉媽回到座位,緩緩坐下,心中竟然有些失落,因為那掌聲遠不像她預料的熱烈。

            靜下來之後,班主任李老師說:“剛才大偉媽媽的發言很精彩,對我們教育孩子有一定啟發。下面,我們請艾軍軍的傢長為我們介紹教子經驗。艾軍軍是個品學兼優、特別懂事的孩子,前不久獲a市‘三好學生’稱號。”

            像這樣一個全校乃至全市的尖子生,自然引起瞭全體傢長的關註。“這位傢長何許人也?這麼牛?孩子都沖出本校走向a市瞭。”大傢猜測著、議論著。

            大偉媽撇撇嘴,心中不以為然:拼爹時代,孩子的好成績全靠錢堆出來,這位“教子有方”的傢長,不是個鈔票多多的“款”,就是個身居高位的“腕”。

            艾軍軍的傢長艾援朝站起來瞭,他坐在最不顯眼的一角,令人吃驚的是,一眼看去,艾援朝既不是氣宇軒昂的“款”,也不是氣質非凡的“腕”,而是一位“爺爺輩”傢長——夾雜著些許白發的板寸頭,老式軍用腰帶,一條草綠色舊軍褲,細心的人一看就知道:這老頭曾經是軍人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軍軍的爺爺……我講話口音重,說不好,再說也沒啥經驗。可李老師偏讓我說,又派學生打車接我……真不好意思。”艾援朝講得斷斷續續的。

            大傢見他一副憨厚模樣,都友善地笑瞭。李老師微笑著開導他:“沒關系,隨便說,講到哪算哪。”

            一聽這話,艾援朝心裡踏實多瞭。他清瞭清嗓子,緩緩地說:“軍軍是去年初從北疆轉學到本校的。他是個軍娃,確切地說是個‘邊關娃’。他爸媽雙雙被調到北疆戍邊那年,他才5歲。軍軍從部隊子女小學讀起,然後到鄉村小學上學,後來又到離傢很遠的縣城學校讀書,一晃八年過去瞭。大漠邊關路難行,半年風沙彌漫不見天,這孩子小小年紀吃瞭不少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不過,”艾援朝頓瞭頓又接著說,“邊關雖苦,但軍軍父母和邊防線上的解放軍用他們的身體力行,向孩子傳授腳踏實地、自強自立的做人道理。從小學三年級開始,軍軍的脖子上掛串鑰匙,手裡提著飯盒,拼著小命擠公交車。放學後自己弄飯吃、洗衣服,像個大人一樣照料著傢。重要的是,他從中體會到‘軍娃早當傢’的快樂和成就感。”

            “去年,他爸媽一個進藏執行任務,一個進京學習,兩口子把軍軍托給我管教。”

            艾援朝繼續說,“我咋想呢,我年輕時也扛過槍,站過哨,我要用軍人的作風培育軍人的後代。部隊不是有句話嗎?叫‘身教勝於言傳’。日常生活,我給軍軍做榜樣:要求孫子學習勤奮,我就每天讀書看報,掌握新信息;要求孫子愛勞動,我就做個勤勞的爺爺;要求孫子早起鍛煉,我一定比他起得早。你還別說,這法子挺靈,軍軍逐漸養成瞭不少好習慣。”

            “當然,軍軍性格上也有一些弱點,比如,固執、任性。但畢竟他的身上打下瞭軍營和軍人的烙印,而這些特殊‘材料’可以支撐著他的精神,走過人生的風雨……哎呦,我都快成‘賣瓜王婆’瞭……還得感謝老師教得好呀!還有學校領導,優先安排軍軍轉學,還免瞭2萬元的擇校費。謝謝,謝謝大夥兒……”說完艾援朝匆匆忙忙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教室裡靜極瞭,一點兒聲音也沒有。李老師剛要講話,艾援朝又推門進來瞭。“這是剛才打車的三十元錢,不能讓孩子們花,他們不掙錢。”說完一陣風似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忽然,不知誰帶頭鼓起掌來。緊接著,教室裡響起瞭激烈而又長久的掌聲。掌聲中有認可,有鼓勵,更有感動和尊敬。坐在第一排的大偉媽一邊鼓掌,一邊感到雙頰莫名其妙地發起燙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