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usqny'><strong id='usqny'></strong><small id='usqny'></small><button id='usqny'></button><li id='usqny'><noscript id='usqny'><big id='usqny'></big><dt id='usqn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sqny'><table id='usqny'><blockquote id='usqny'><tbody id='usqn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sqny'></u><kbd id='usqny'><kbd id='usqny'></kbd></kbd>

    <i id='usqny'><div id='usqny'><ins id='usqn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i id='usqny'></i>
  2. <ins id='usqny'></ins><fieldset id='usqny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usqny'><em id='usqny'></em><td id='usqny'><div id='usqn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sqny'><big id='usqny'><big id='usqny'></big><legend id='usqn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span id='usqny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usqny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usqny'><strong id='usqn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墳上墳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• 来源:有点黄的动漫_有点黄的漫画_有点色的小说

          打鬼子那會兒,蘇北有一道山溝裡出瞭一個抗日英雄,叫李松。李松犧牲後,他手下的幾個親信按他生前的囑托把他的骨灰帶回瞭老傢。

            族長一看族裡出瞭英雄,當即發瞭話:李松是老李傢的驕傲,給族裡爭光瞭,不但要葬進祖墳,還要選塊最好的地!”

            很快,紙活、喇叭班子、棺木啥的都做好瞭,就等風水先生踩個穴推個日子,入土為安瞭。附近隻有一個風水先生,叫宋正德。這宋正德極為貪財,誰傢紅白喜事要請瞭他去,錢少不瞭不說,還得好吃好喝地伺候著。有一步不到,他就給人傢使壞下絆子。輕一點的,讓主事傢不得安寧,重一點的,能毀傢滅族。所以背地裡百姓都叫他宋缺德。

            偏偏這老李傢和老宋傢一直不和。老宋傢祖上是財主,後來傢道中落瞭,但仍舊處處顯得高人一等,沒少欺負老李傢。後來李松大瞭,狠揍瞭宋傢人幾次,老李傢這才算翻瞭身。

            有這些疙瘩在,你說要請宋正德來踩穴,那還能有個好嗎?不請宋正德吧,這附近十裡八鄉的,又沒有別的風水先生。這一來,李松下葬的事就耽擱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這一日,李松嫂子的爹娘來看閨女。老爺子一進後屋,就激靈靈地打瞭個冷戰,抬眼看見堂桌上擺的骨灰罐子,心裡頓時有瞭數,便轉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一到前屋,老爺子往桌子邊一坐,伸手將大煙袋鍋子在地上磕瞭磕,清瞭清嗓子,問道:我說丫子,後屋堂桌上的是你傢小叔子吧?怎麼還不給葬瞭呢?這在傢裡總不是個事啊!”

            李松的嫂子嘆瞭口氣,將事情的原委說瞭。老爺子一聽,吧嗒吧嗒又抽瞭一袋煙,說:丫子,去叫大狗子回來,領我去墳圈子轉轉。

            李松的嫂子一愣,問道:爹,你又不懂風水,去那瞎轉悠什麼?”老太太隨口接過話道:誰說你爹不懂?你爹當年在山東的時候,可是出瞭名的風水師傅,後來俺傢的孩子一直養不大,你爹說是他替人看風水,天機泄露得太多,遭瞭老天爺的罰瞭,從那以後就不再看風水瞭,這才有瞭你和你弟。

            李松的嫂子一聽,這敢情好,趕緊到田裡找丈夫李茂去瞭。

            沒一會兒,李茂回來瞭,見瞭二老,忙吩咐媳婦去買兩斤肉,自己則帶著老泰山到老李傢的祖墳踩穴去瞭。

            爺兒倆到瞭老李傢的祖墳地,老爺子一看,心裡頓時一喜,這地勢好啊!最北面一座大土坡,主墳就在土坡前,墳頭一棵皂角樹,長得那叫一個枝葉茂盛。皂角樹天生木質堅硬,又多刺多針,風水術裡屬於堅木主剛,子孫必多剛毅英勇之輩。

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東南方向忽然飛來一隻喜鵲,在主墳頭上盤旋一周,落在主墳旁邊的一小塊荒地上瞭。

            老爺子心裡頓時樂開瞭花,地不生毛,有鳥為朝,這是傳說中的金剛地啊!不論男女下葬於此,子孫後代之中,生男成龍,生女化鳳,福蔭數代啊!

            老人傢心裡盤算,這塊地要是能留給親傢母,那自己的外孫將來定大有作為,當下就將目光轉向瞭別處。最後在南邊地邊找瞭塊地,插上標記,和女婿一起回去瞭。

            李松的嫂子早就炒好瞭萊,見兩人回來,急忙招呼老爺子落座,李茂心頭也挺舒坦,弟弟的事終於可以告一段落瞭,於是陪著老爺子就喝上瞭。

            爺兒倆小酒喝著,傢常嘮著,不知不覺間,李茂就喝高瞭,將老宋傢與老李傢的新仇舊恨又念叨瞭一遍,又將宋缺德的種種惡行好一頓臭罵。

            李茂這罵得正歡呢,墻外忽然砸進一塊土疙瘩來,的一聲正好砸在酒桌上,土渣飛濺,一桌酒菜眼見不能吃瞭。

            老爺子心裡咯噔一下,他一輩子走南闖北什麼人沒見過,聽李茂這麼一說,就知道那宋缺德一定會搞鬼,眼下又被一個土疙瘩敗瞭酒興,心中早有瞭計較,當下心頭一轉,定下一計來。

            老爺子裝作半醉半醒的樣子,提高瞭聲凋說道:其實,你們老李傢的祖墳地不錯,除瞭主墳旁邊不長草的空地,其餘地方都能葬。

            ……什麼?”李茂大著舌頭問道。

            老爺子又高聲道:那塊地,乍看還可以,實則地不生毛,陰寒難熬,四周無草,缺金多藥,凡葬在那裡的人傢,子孫環衍,病困纏身,實在是塊大兇之地。

            李茂聽瞭,連連點頭答應。老爺子又大聲吩咐瞭兩遍,然後借著天色,和老伴回傢去瞭。

            再說這宋缺德這幾天也不好過,開始他仗著自己是十裡八鄉唯一的風水先生,雖然是個半吊子,但好在沒有人和他爭飯碗,認定老李傢一定會來清自己去踩點尋穴。但是一連十幾天過去瞭,老李傢愣是一點動靜都沒有,宋缺德開始慌神瞭。

            今天聽說李茂帶著他老泰山去看墳地瞭,宋缺德更是心急如焚,這不是砸他的飯碗嗎?他眼珠子一轉,有瞭主意,悄悄跑去李傢祖墳上看瞭看老爺子插的標記位置,又趁李茂一傢吃飯喝酒之時,偷偷立於墻外偷聽,卻不料李茂酒醉,把他罵瞭個狗血淋頭,宋缺德一氣之下,抄起一塊土疙瘩就砸瞭進去。

            躲過李茂後,宋缺德又潛回墻下偷聽,不想竟被他聽到瞭一件大事,原來老李傢那塊無毛地,竟然是兇穴。這宋缺德也當真缺德,盤算瞭半夜,終於讓他盤算出一個缺德帶冒煙的壞招來。他覺也不睡瞭,摸瞭幾樣東西就跑瞭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