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fvs8z'></fieldset>

  1. <ins id='fvs8z'></ins>

      <dl id='fvs8z'></dl>
      <i id='fvs8z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fvs8z'><em id='fvs8z'></em><td id='fvs8z'><div id='fvs8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vs8z'><big id='fvs8z'><big id='fvs8z'></big><legend id='fvs8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fvs8z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fvs8z'><strong id='fvs8z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fvs8z'><div id='fvs8z'><ins id='fvs8z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fvs8z'><strong id='fvs8z'></strong><small id='fvs8z'></small><button id='fvs8z'></button><li id='fvs8z'><noscript id='fvs8z'><big id='fvs8z'></big><dt id='fvs8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vs8z'><table id='fvs8z'><blockquote id='fvs8z'><tbody id='fvs8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vs8z'></u><kbd id='fvs8z'><kbd id='fvs8z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盲人說書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• 来源:有点黄的动漫_有点黄的漫画_有点色的小说

          天黑的時候,盲人進村,拍打凈身上的雪花,拐進一戶人傢。盲人在村裡挨戶說書,有錢的給個錢花,沒錢的混個飯局,從村東說到村西。

          臘月裡盲人的書場,鮮活地充溢瞭鄉村,成為一種奢侈,彌漫著吉慶高古之氣。天黑透的時候,盲人開始說書瞭。一副鼓板,一把二胡,燈光下盲人臉上勻和,不見風霜。

          盲人清瞭清嗓子先說瞭一句帽兒老少爺們,嬸子大娘姐……”眾人就開始興奮瞭。盲人說:酒壯膿包膽,酒入英雄腸。三國紅樓梁山泊,武松打虎景陽岡。盲人呵出

          來的書帽悠長遼遠,眾人的喝彩聲隨之而起。這時,盲人的臉上就呈現一種英雄氣,恣意曠放。

          說書是有講究的。一是要凈面凈手給一傢之主灶王爺燒香;二是要把燈盞放在書桌上;三是要主傢兩壺白酒。盲人說,喝酒氣足,英雄本色沒有酒拉把是說不成的。盲人說,武松打虎,八百裡英雄武松是誰?有人硬要把武二打虎弄成除害,俗大瞭。大英雄本色,你真讓他上山來打虎,他不一定肯;真英雄是不和畜生鬥的。英雄都這樣,一生潦草、莽撞。碰上歷史中的尷尬事情,凡人就成瞭英雄。

          聽書人聽出瞭門道,有人問:後溝的拴狗不也上山打死一頭山豬嗎,咋就越看越寒磣?盲人說,遭際不同,味道就差瞭。李逵也殺虎,可惜殺急瞭。武松打虎之後,先是潘金蓮,後是蔣門神,再後來大鬧飛雲浦、血濺鴛鴦樓,英雄身上有人氣養著。拴狗僅是野豬拱瞭他傢的芋頭,李逵都比不得,拴狗比得嗎?

          盲人說到激動處,天上現出半牙兒月亮。這雪夜真是適合餓虎下山、英雄獨行啊。那隻吊睛白額大蟲和武松,正沿著不同的山路走向景陽岡,武松打虎,千年之後英魂浩蕩。盲人收瞭弓,眾人卻遲遲不願離去。

          天還是那個天,地還是那個地,月下身影裡就處處有瞭英雄氣。這股英雄氣滌蕩瞭冬夜。雪,纖塵不染,朗朗乾坤萬裡無埃。

          盲人看現世的一切都是抽象的,眼裡放射的僅是一種對富貴溫柔之外、那種真正俗世的無限憧憬。盲人無傢,十五歲上,娘說:兒啊,這是最後瞭,我供不起你啦。說完西去。人無淚,從此在塵世中,暗夜深邃而綿長地伴著他。

          他依靠嗅覺在暗夜裡推算時辰。盲人想,我是曾經看到過色彩的,一種曾經離自己相當貼近的東西,那一種色彩如玻璃一樣隨喜喧鬧,卻也一樣地清冽易碎。

          那是一個午後,盲人在主傢的土炕上盤腿而坐。主傢的女人說:可惜瞭你呀,瞎子。盲人不語,但端水的手指在茶托上就呈出瞭蘭花狀。事情到這份兒上,女人伸過手去觸摸盲人的手指,盲人的手指就一個一個全高興起來,臉上就有春蛇在爬動。盲人不說話,隻看到一種色彩,是區別於黑色的東西,一種難以遏止的焦躁,幻化出瞭無限空間,這種雙重意義上的沖動成就瞭盲人的色彩。女人輕聲說:可惜瞭你呀,瞎子。

          盲人想:這怕是他一生唯一的一次體面瞭。

          打這之後,盲人在說到武二怒殺潘金蓮的時候,就說得出瞭色彩。盲人說:武二看到瞭八百裡夜空有一朵紅雲滾過來,武二的手抬起來瞭,死去活來,不見生死,武二臉上爬滿春蛇。武二聽見一聲開叉的尖叫,這尖叫在寂靜的夜裡燦爛悠長。盲人最後總結:武二的心死瞭……”

          盲人在這個冬天的最後幾日走出村去,飽經風霜的眼角,添滿瞭細細的紋路。厚實的塵土中,人走出一條羊腸小路,在日久年深的自然中形成瞭景觀。

          這時燈芯跳瞭幾下,鄉村的夜色中就有瞭一些冗長的懷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