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opwxx'><div id='opwxx'><ins id='opwx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opwxx'><strong id='opwx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opwxx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opwxx'></ins><fieldset id='opwxx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opwxx'><strong id='opwxx'></strong><small id='opwxx'></small><button id='opwxx'></button><li id='opwxx'><noscript id='opwxx'><big id='opwxx'></big><dt id='opwx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pwxx'><table id='opwxx'><blockquote id='opwxx'><tbody id='opwx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pwxx'></u><kbd id='opwxx'><kbd id='opwxx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opwxx'></span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pwxx'><em id='opwxx'></em><td id='opwxx'><div id='opwx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pwxx'><big id='opwxx'><big id='opwxx'></big><legend id='opwx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dl id='opwxx'></dl>

          1. 毛萇休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有点黄的动漫_有点黄的漫画_有点色的小说

              漢朝時,毛萇來到河間府的一個村莊,一邊搜集整理編纂《詩經》,一邊收納門生弟子教書。村民見他一雙筷子鍋裡攪,生活實在不方便,就幫他把居住在老傢的妻子接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毛萇的妻子是大傢閨秀,識文斷字。毛妻到來後,也過瞭段平靜的日子。但是毛萇給人傳授《詩經》像是著瞭魔似的,張口閉口是《詩經》,就是回瞭傢,也把《詩經》掛在嘴邊。兩口子過日子雖不圖什麼錦衣美食,但起碼的油鹽柴米得有啊,怎奈毛萇根本不管這些,傢中常常是吃瞭上頓沒下頓。妻子從小過的是“衣來伸手、飯來張口”的生活,哪過過這種清苦日子?所以免不瞭使使性子發發怨氣。毛萇脾氣也好,忍一忍讓一讓就過去瞭,再說也實在是難為瞭人傢嘛!

              當時有學問的人不多,像毛萇這種人如果肯出仕為官,絕對沒問題。可毛萇偏偏視功名如糞土,就是迷上瞭《詩經》,而且不光口授,還決心編寫成書,把口頭流傳的變成文字。寫這些詩文得用紙啊,那時還沒有紙,隻能往竹片上刻,或是往絲絹上寫。毛萇買不起這些東西,就典賣瞭不少衣物,甚至還把妻子的金簪也偷偷拿出來賣瞭。

              妻子再也受不瞭瞭。這天,她當面鑼對面鼓地把話挑明,勸他出仕為官,快些離開這裡。毛萇是蛤蟆吃秤砣——鐵瞭心,自然不答應:“哎呀夫人,大風刮碌碡,咱得往長(場)裡看呀!《詩經》是國寶,萬金也難買……”道理講瞭一大堆,妻子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。女人自有女人的拿手戲,她幹脆與毛萇賭起氣來。這下,原本和和睦睦的小傢庭,就響瓢碰碗不得安生瞭。

              毛萇夫妻的事在村裡慢慢傳開瞭,自然是大道邊上賣草鞋——說長道短的都有。村中有個壞女人便給毛萇的妻子出瞭個餿主意:“哎呀,這有什麼不好說的?你們抬杠拌嘴不安生,全是讓那個破經鬧的,一把火給他燒瞭不就完瞭!”妻子想想,也是,夫妻生分,忍饑挨餓,全是因為《詩經》!氣惱上來,她果真把毛萇刻寫的《詩經》填進瞭灶火膛裡。

              這下如同挖瞭毛萇的眼珠子。毛萇什麼都能接受,唯獨容不得這件事。他盛怒之下寫瞭休書,割袍斷情,打發人把妻子送回瞭娘傢。

              妻子回到娘傢之後,並沒把被休的事告訴爹娘,權當自己回娘傢來住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毛萇的嶽父是個很有學問的人,在地方上做父母官。早年間他也讀過《詩經》,覺得價值大著呢!

              女兒回來之後一住就是半年多,隻字不提回去的事情。父親很器重毛萇這個姑爺,常常問女兒毛萇的情況,女兒推三托四,說毛萇又到別處講學去瞭,就這麼瞞著父母。一月又一月,一晃又是半年過去瞭,女兒仍不提回去的事,也從未說起過毛萇。父母都是過來人,知道牛不吃草必有因,就問女兒怎麼回事。女兒看實在瞞不過去瞭,便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瞭父母,並拿出瞭毛萇寫的休書。

              父母很傷心,他們責怪女兒萬不該這麼魯莽,傷瞭毛萇的心;也埋怨女婿萬不該這麼絕情,竟做出這等糊塗之事。可是事已至此,怎麼辦呢?

              父親畢竟是個有學問的人,他聽說毛萇正在重新編纂《詩經》,從心裡高興,認為這是一樁有益於炎黃子孫的大事,可是眼下……他手拈胡須,心裡想著如何讓他們破鏡重圓的辦法。他拐彎抹角,問女兒是不是還留戀毛萇。女兒粉面泛紅,也沒說什麼,躲進自己屋裡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說心裡話,她是後悔的,覺得自己是過分瞭。多少年恩愛夫妻,怎麼好頃刻一刀兩斷呢!她也是個有身份的人,那時講究“好女不嫁二夫”,想想往後的日子,真想一死瞭之,可是潑出去的水,吹滅瞭的燈,要想挽回,真是難上加難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看透瞭女兒的心思,把她叫出來,拿過那張休書,在休書的背面揮筆刷刷寫瞭些什麼,然後交給女兒道:“你回去找他吧,此法準靈。”女兒接過休書,看瞭看上面的詩文,疑惑地說:“這,能行?”父親笑瞭笑道:“你盡管去好瞭,他若萬一不允,我這裡還有法兒!”說著,父親又交代瞭一些話,女兒一聽,轉憂為喜。

              當下父親差人雇瞭一輛車子,把女兒送回河間鄉下,去找毛萇。

              毛萇自打妻子給他燒瞭詩文,傷透瞭心,立誓不再見她。他一面教書,一面搜集整理散失在民間的詩篇,接著編寫《詩經》。妻子的突然回來,使他感到非常驚異和氣憤。

              妻子首先給毛萇賠瞭不是,毛萇一想起過去她那無情無義的狠勁兒,便又來瞭氣。妻子一看他這副模樣,就拿出瞭那張休書,遞給瞭他。毛萇以為讓他收回休書,於是不接。妻子見他不接,就把休書翻瞭個兒,不冷不熱地說道:“傢父寫給你的信!”毛萇一聽老泰山寫的,趕緊接瞭過來,仔細一看,隻見上面寫著這樣的詩文:

              萇澤萇澤,

              莫休綺羅,

              臂膀割刈,

              序詩奈何?

              納吾嬌女,

              《詩經》長澤……

              毛萇看到這裡,心裡“咯噔”一聲打瞭個轉兒。對呀,要編寫《詩經》,妻子的確是自己的左膀右臂,少瞭她不行,可是……毛萇一想到另一層,又有些顧慮瞭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當時有一種封建習俗離婚再復婚,視為天下奇恥。毛萇是受封建禮教影響比較深的人,不能不考慮這一層。妻子見他還在猶豫,冷笑一聲,亮出瞭父親交給他的最後一張王牌——伸手從衣袖裡拽出一塊白紗,手中一團,“啪”地摔在瞭地上。毛萇知道這裡面有名堂,看瞭妻子一眼,趕緊拾瞭起來。抖開一看,隻見上面寫著幾行詩:

              關關雎鳩,

              在河之洲,

              窈窕淑女,

              君子好逑。

              毛萇看完,吃驚地問這詩是從哪裡來的。妻子身子一歪,扭過瞭頭去。毛萇趕緊跑到瞭妻子的面前,妻子又把頭扭到另一邊去。毛萇如驢推磨似的轉悠瞭幾個來回,妻子這才轉怒為喜:“哼,不知道吧?告訴你,這是傢父所寫,他肚子裡的詩文多著呢!”他拱手就給妻子行瞭個大禮,然後一把拉住瞭妻子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