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p33n0'><strong id='p33n0'></strong><small id='p33n0'></small><button id='p33n0'></button><li id='p33n0'><noscript id='p33n0'><big id='p33n0'></big><dt id='p33n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33n0'><table id='p33n0'><blockquote id='p33n0'><tbody id='p33n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33n0'></u><kbd id='p33n0'><kbd id='p33n0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p33n0'><em id='p33n0'></em><td id='p33n0'><div id='p33n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33n0'><big id='p33n0'><big id='p33n0'></big><legend id='p33n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p33n0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p33n0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p33n0'><div id='p33n0'><ins id='p33n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ns id='p33n0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p33n0'><strong id='p33n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p33n0'></dl>
        1. <span id='p33n0'></span>

            超級大贏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有点黄的动漫_有点黄的漫画_有点色的小说

              光緒年間,上海流行一種叫打花會的賭博活動。花會一共賭三十六門,也就是三十六個人,身份各自不同,每個人有座本命星”,比如第二十五個,名叫林太平,身份是皇帝,本命星就是一條龍。 

              花會的賭法是三十六門開一門,其中兩門永遠不開,所以實際上是三十四門猜一門,猜中的一賠二十八。 

              其實這種賭法並不公平,賭場占瞭大便宜。奈何賭花會又刺激又好玩,官府也默許,所以一時之間大行其道,賭者雲集。 

              一位賭客是個四十來歲的婦人,因為她夫傢姓姚,她是二姨太,認識的人都叫她姚二太太。姚傢老爺是一位禦史大人,現在京裡任職,由大太太陪伴,留下這位二太太在上海老傢掌管傢務,誰知她一時不慎迷上瞭賭花會,一年下來,已經輸瞭上萬兩的銀子

              此時這位姚二太太正坐在茶樓的一間包間裡發愁,她賭花會輸的一萬多兩銀子都是傢裡的公款,如今到瞭年底,老爺和大太太都要回傢來過年瞭,到時候她要將一年來的賬目上交,這個大窟窿可怎麼補啊?! 

              姚二太太正坐困愁城,一個人推開門走瞭進來。她抬眼一看,來者是個五十多歲的男子,氣度安然。她並不認識這個人,正驚疑間,那男子先開瞭口:“姚二太太,請不要驚慌,我是來幫助您的!” 

              姚二太太心中一動,很冷靜地請他坐下。來者開門見山,  直入主題:“姚二太太,我姓黃,知道您不幸沉迷賭局,輸瞭上 

              萬兩銀子的傢族公款,正在愁無法交賬,我就想來幫個忙!” 

              姚二太太一皺眉,黃老爺又搶先道:“我並不是有意要刺探您 

              的隱私,隻是真的很有誠意要幫您渡過這個難關。隻要您照著我的計劃行事,有九成九的把握會贏回您輸掉的錢。姚二太太問道:“這件事對你黃老爺 

              有什麼好處?” 

              黃老爺一笑:“我自然有我的原因,不過現在不方便相告,但我可以發誓絕對不會害您,待事成之後,我定會向您陳述前因後果。” 

              姚二太太沒有別的辦法,“病急亂投醫”,她隻好冒險一試,看到姚二太太點瞭頭,黃老爺放低瞭聲音,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。 

              下午時分,正是花會最 熱鬧的時候,姚二太太照例坐 瞭轎子前來。花會的總機關叫總筒”,各地方設分筒”,那分簡的執事見是大客戶來瞭,自然殷勤接待:“姚二太太,今天還打張九官?我勸您還是換一門打吧,一年瞭,這門就沒開過i” 

              原來這姚二太太打花會與眾不同,在三十六門中,她專押第三十五門,叫做張九官。可總筒中偏偏不開這一門,她這才一路輸瞭上萬兩的銀子

              姚二太太從錦囊裡拿出一把紙條來,花會打哪一門的條子都是密封的,要等總筒開出來是哪一門,才可以打開條子,否則的話,總筒可以按條子上每一門下註的數目,避重就輕揀註碼最少的一門開。 

              姚二太太賭氣道:“今天開出來,我一定會中!你看,”她揚瞭揚手中的紙條,“我今天三十四門全押上,莫非還不中?!” 

              哪有這種賭法?”分筒執事忍不住笑瞭,“二太太您不想想,三十四門,隻中一門,賠瞭你二十八,還要輸四門,這叫什麼算盤?!” 

              這你不用管,下註有多有少,開出來是我的重門,我就贏瞭!總要中一回,我才能死心歇手!”姚二太太重重嘆瞭一口氣。 

              執事聽她的口風,像是最後一次來賭花會,失去這麼一個大戶,未免可惜,但也不好再勸,隻得拿筆記下每一門所下的註碼。